早上在家染头,好像放的时间太长了,有点子浅。。

记录一句今天看到的话:
(流调)才是现在唯一的、真正的新闻。

几年前有个中国首例未婚冻卵案,这位单身的女士想冻自己的卵却被医院拒绝,然后起诉医院。她提供的资料里面说中国是可以给单身男性冻精的,但是单身女性却没有权利冻卵。
女性尚且不能自己决定是否能为自己冻卵,结果今天卫健委就一键加速到了要开始搞合法捐卵了?!这仿佛就是在说:女性没有权处置自己的身体,但官老爷可以。
这位首例未婚冻卵案在去年九月一审开庭后并没有宣判,我们拭目以待这个案件的走向会如何。
link:
share.api.weibo.cn/share/27857?
share.api.weibo.cn/share/27857?

我还说啥实招,硬招,生殖辅助进医保?万万没想到我还是幼稚了,看看人家这另辟蹊径。。

我爸最近开始在微信跟我聊天的,评价下我朋友圈照片啥的,奇奇怪怪的。

难以想象在香港人眼里台湾是个好的移民地。。舒服肯定是比香港舒服的,像一个海南岛的感觉。。总不会是因为更自由民主去的吧。。。

我才发现这个tooot每条嘟隐私选项的第二项,不公开的意思不是自己看,是大家都能看到,只是不显示在TL里?????第四条私信才是自己看,和你圈的人能看到。。。

想到能挂在他家门上,他也知道哪来的,每天都能看到就很开心☺️☺️☺️☺️

火星丫 今年选的福字对联超可爱。不过我妈说习俗上讲奶奶去世家里就不能帖了,我就送给同事了,帖他家门上,发我欣赏一下就好了,正好还是发财,很适合她这个做买卖家庭😆

之前聊到单身女生约炮。我觉得没啥,她们就觉得不好。我其实觉得女生约炮没啥,挺酷的,男生就。。就觉得不咋好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我虽然觉得酷,自己也做不出来,别说我就不咋喜欢啪啪,就算我喜欢,约炮也一定会觉得很社恐很尴尬。。就好像我很羡慕会来事,懂人情世故的同事,但我自己的确做不来一样🥲🥲🥲

女生给我这种感觉,我就觉得观念不同,但是之前一起出门遇到男领导开这样的玩笑,认为男女下属之间有暧昧,我就觉得这领导不咋样,一天脑袋里就是一些男盗女娼😂😂😂

有一个比较亲近的女同事,我总能察觉到她对我不带恶意,但带点潜意识的批判的想法。她倒是很敏锐,总能察觉到我对别人的欣赏,会拿出来开玩笑,说类似哎呀,丫丫该吃醋啦,你是不是想他了之类的话。我感觉她是对已婚女性和其他男性的心理距离要求比较高。比如我会说,这个帅,多瞅两眼,这个性格可爱,多和朋友提两句。她可能觉得已婚妇女这样就不大好。

新到了一套穿戴甲,没有全换,混着带了,把花花换了绿绿和英伦格子。

刚才看到个象友提到Monogamist这个词,我才意识到这个词是这么拼的。。。听了这么多年,对它的拼法从来没有一点想象😂要不我wordle猜不出来呢😂

昨天和心理医生聊了一下我这段时间对非monogamist亲密关系的思考和感受,她也鼓励我去做更多research,学习掌握更多清楚表达自己需求的语言。

我们聊到的有一点很有意思,就是所有人际关系上类似compartmentalizing的一种概念:从来不要试图在某一个人身上满足自己的所有需求。不管对任何人都是这样,不要指望一个朋友去满足你对友情的全部需求,也不要指望一个爱人/伴侣满足你对亲密关系的全部需求。有能陪你吃喝玩乐have fun的朋友们,也有能一起促膝长谈深入交流的知己们,也有你们之间就主要是一起进行、交流那么一两件共同喜好的人们,比如一些只在打球时、攀岩时见的朋友。

这种人际关系模式并不是我自己先提出来的,是有好几位讽刺地都处在他们认为稳定和谐的monogamist关系中的朋友们在不同时候对我坦白过的,而其中一些人在谈到这些时其实已经出轨了,只是对方不知道,只是他们为了捍卫唯一已知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关系模式而强行自己告诉自己“这也不算出轨”,或者“what my partner won’t find out about won’t hurt them”. 也有一些人主要是在友情和亲情上适用这种心态,不要期待某一个人满足你对ta这种身份角色的人的所有需求。比起令人失望的朋友,我们🇨🇳、亚洲人最常被迫面对的还得是令人失望且难以改变的父母。比起强迫父母去变成我们需要他们变成的样子(在父母本身并没有超过一些最基本的身为人类和亲人的底线时,真要这么去做、这么去要求他们其实是非常非常自私的。比如我父亲就是一个价值观很传统、保守的人,但他不会因为自己的偏见和价值观去伤害别人,也一直保持着比较开放的思想和心灵,始终乐于和我交流不一样的价值观和思想并且求同存异。他从没有,起码在我成年后从没有想过去把我塑造成他想要的样子,他非常爱我,一直在告诉我对于我他想要的只是我实现自己的追求,平安健康幸福快乐。无论怎么去考量评价,一个自己就经历过诸多童年创伤、从一个比较无爱的环境中成长出来、之后的职业也很传统的中老年🇨🇳男人,一个据所有熟悉他的家人们所知本身就不具有很强的爱和表达爱的能力的人,在做一位父亲这件事上做到这个程度,在这个年纪上依然可以保持相对开放的思想和心灵,已经算是全中国难寻了。我前两年非常执迷过的一件事就是为了能修补我们之间常年缺席缺失的关系、修复亲情并拉进两个人类的距离,努力把他和我都改造成不一样的人,然后做不到、屡试屡败屡次沮丧愤怒。直到有类似经历的朋友坐下来告诉我这么做对他实在不公平,我也才认识到自己的追求对于完全平等的另外一个人类来说是多么自私),更健康的做法是在能建立一段基本良性的关系(亲子之间认可对方各自是两个成年人类个体,大家都是人,双方都具有对对方身为人类的基本尊重和认可,都无主动伤害对方的意愿)之后,尽可能实现清晰明确的沟通,弄清楚哪些事情彼此可以为对方做到、哪些做不到,然后把对方做不到的事情从和其他人的人际关系中获取。比如我父亲是不可能做到完全理解并认同我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难道我要强迫他每天和我一起骂中美政府吗?比如我也是无法如他希望的那样常常回家、选择一种不离他们太远的生活方式的,难道他要把我从🇺🇸押回去吗?

在能实现基础尊重和不互害的前提下,不要总是关注着“xx角色的人应该怎样”,父母应该怎样、朋友应该怎样、爱人应该怎样,而是认可“这就是ta现在的实际样子。Ta很尊重我也爱我,但是我也得尊重人家本来的样子,人家也拥有和我完全平等的做自己的权利”,然后go from here.

有意思的是,在我把我很认可的这种面对一切人际关系的心理分享给心理医生后,医生回答说,我所描述的就是选择polyamory(非一对一关系、多元关系)的人们的普遍心理。不是只找一个人然后死磕要求对方满足自己对于爱情、对于伴侣的全部需求,而是认可、接纳对方本来的样子,对方能做到的最大程度,和对方继续做自己的权利和自由,而是意识到并接纳地球上有七十几亿人,你完全可以从别的人、本身的样子就更符合你一些方面的需求的人们身上找到你想要而伴侣无法提供也无义务提供的东西。这和自欺欺人的伪monogamist关系的本质区别在于,追求多元关系的人们会坦诚清晰地和伴侣、对象们沟通自己的需求,也同样听见、认可对方的需求及其正当性。不是“虽然我还在和别人聊骚/拥抱亲吻搞暧昧/装作未婚继续去偷偷约会等等等但是我对象又不知道/我们又没上床/上床了也不是在本地😂(真的我见了太多太多太多多多多多多义正严辞抨击质疑我并誓死捍卫一生一世一双人制度的人们极限双标并自欺欺人的滑稽嘴脸,自我洗脑、改变事实能力高于X教授)我这不算出轨”,而是一开始就和在约会的、可能成为未来伴侣的人们讲清楚,在关系的全程保持诚实、保持沟通,不欺骗隐瞒,勇敢地去和你的伴侣(们)制定灵活的、不关他人屁事的、私人的、现实的、适用于你们的关系规则和界限。

对,所以polyamory并不是主流社会文化所扭曲成的“滥交、轻浮、扭曲病态的浅薄不认真的亲密关系”,恰恰相反,更多时候在poly关系中的人们比根本不知道这为何物也不愿意去知道的人们更彼此尊重和认可,更彼此深入了解,关系也更健康、更长久。时间关系只写到这里,如果你还有不明白的,明白我的目的和任务从来不是让所有人明白我明白的所有事情,ain’t nobody got time for that or should be responsible for that, you’re a grown ass human, 掌握你自己作为一个成年人类的自主性,如果对今天我所写的话题感兴趣、受到了启发或想了解更多的话,做你自己的research,自己去学习,听听更多不同背景的人们不同的见解和经历,也和你身边信得过的人们多就此话题交流一下。过去的一年里我几乎问遍了我身边、见过的每一个人关于monogamy和poly的话题、对方自己的看法和经验。人生的老师从来都不能在学校里和书本里,只能是你身边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类和他们的故事。共勉。

中式恐怖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来到一个村庄,人声鼎沸、人来人往,但是处处透着诡异,有人在擦肩而过时在你耳旁发出警告,回头看又不见了。到了晚上发现村子和白天似乎不是一个地方。

生活在中式恐怖片里

当年没看过伪装者,打开看看。。刘奕君好像是演个坏人?王凯好帅啊。。

毛象用惯了,发现写的东西稍微长了点,不多,几十个字。但是想发饭否就不行了,超字数,还得编辑,又懒得编辑,就干脆不发了。

显示更早内容
nofan | Fanyou in Mastodon

给饭友的自留地